零之崩坠(LS)

一言不合就开车的腐女大大,懒癌晚期~

【雷安】风

https://shimo.im/docs/yf0D9yr5XT4X1BDV/ 点击链接查看「灵感来源」,或复制链接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

文笔渣,见谅。
现代occ,雷安。
点子来自自己上课时随手的涂鸦和任务内容,想了解的可以看上面的图片链接🔗
正文👇🏼

窗外小雨沙沙,秋风瑟瑟。
平时来来往往的小巷,没了喧声,倒也清静。
趴在桌子上打盹的人缩了缩,但单薄的衣服还是抵不住寒气,终究是醒了。
“3点了...”
安迷修缓缓撑起睡久后酸痛的背,慵懒的伸了伸懒腰,揉了揉朦胧的眼睛,起身关上了窗。
迷迷糊糊地走向洗手间,洗了把脸清醒清醒,顺便添些衣服。
窗子屏蔽了雨声,清冷的房间再一次回归原样。安迷修习惯性地扫了扫房间,视线落在了那张单调简易又不起眼的广告上
『Fantasy Making Machine』
“能行的吗?每天写文章也怪无聊的,买买看吧”安迷修嘀咕着,按着上面的方法下了订单。
放下手机,又回到桌前,埋头写作。
“果然,一个人还是很无聊啊,雷狮”
雨还在下,安迷修瞟了眼手机「12:00」
“快了吧”
话音刚落,门铃声就响起,果不其然,是他定的货“不错,挺准时的呢”
签下收货单,安迷修就迫不及待地拆开了包装,却似被泼了杯水,拔凉拔凉的。
『外形像个帽子,还配一张说明书。』
“这...好奇怪的帽子,还配个眼镜!真的有效吗?”
虽然带着怀疑,但还是戴了上去
“按着说明书上说,带上去之后,闭眼躺下就可以了”
“这是?系统的操作指引吗?”
【玩家您后,本产品是由零之崩坠公司研发,是本公司的首创产品......请按照以下步骤,想象自己所想的事情,点击锁定即可,如若中途关闭,充电即可,请勿担心,系统将自动存档保存,感谢您的信任,愿您留下美好的回忆,唤起心中的美好。】
看完介绍后,安迷修顿了顿,“想什么好呢…那就骑马吧,之前还没怎么骑呢。”思索一顿之后,安迷修期待的按下了确认锁定,一番奇遇也就就此展开。
随着眼前一黑,再次睁眼间,眼前的一切景象都变得是如此真实,就连呼吸也是如此的自如。
一望无际的草原上几匹骏马奔腾着,风一般的从草原上扫过,悠扬的清风徐徐而来,吹起了安迷修的头发,更吹进了他的心里,奔腾的声音在耳际回荡,马的嘶叫在心中回味,豪迈的情景深深的刻在脑海里,不仅回想起小时候爷爷带着他一起骑着马驰骋在草原中,再骑次马可是他一直以来的梦想啊。
向远处望去,还有一些正在悠然着吃草的马,安迷修兴奋地跑了过去,“要是雷狮在的话...就?!”话尤未尽,突然,某个声音直直的把安迷修心中的火焰浇灭了,
“造孽啊!”回头一看,这这这!看来安迷修美好幻想又一次的被打破了“你,你怎么来了!雷狮!”
【呦~我怎么不能来了,安迷修?】
看这霸气又邪媚的笑容,豪爽有磁性的声音,一身华丽又高贵的西装,这气势安迷修简直鸡皮疙瘩都起来了。
「啧啧,雷氏集团的二少爷果然名不虚传。」
但安迷修左思右想总觉得蹊跷,『不应该啊,我没想他啊?难道出故障了?骗钱的玩意儿...算了,就这么着吧,反正我要骑马』
“死党,你来干嘛?别妨碍我,我要骑马”安迷修不爽的皱了皱眉头。
“骑什么马呀,骑的屁股疼,走,带你去坐游轮,看夜景去”话音刚落,场景变化,雷狮就勾着还愣在原地的安迷修到了码头。
远处,伴着一声鸣笛,一艘庞大的游轮划过海面,停靠在码头边。
“...呃.雷狮,我只是想骑个马,你不用这么大.费.周.章吧,而且我还...”
安迷修望着眼前这个庞然大物,无语的看着雷狮,然并卵。
“费什么话啊”笑眯眯的眼神还是让人无法抗拒,终究是被拖上了船,根本不顾安迷修的推辞。
没闹腾多久,头晕的安迷修就难受的把头埋双手间,趴在栏杆上,雷狮瞧他那样,询问道“安迷修,你是不是...晕船?”
“嗯”虚弱的回应着,雷狮看着不经心痛,“你怎么不早说!”安迷修吃力的解释道“你没给我机会”扶着安迷修坐到椅子上,轻轻的将他的头偏向自己的肩上。“雷狮,我”安迷修刚想起来,却又被雷狮搂着,无法动弹“别说话,靠在我身上睡一会就好”无力抗拒,安迷修倚在雷狮肩上,闭眼休息。
夜晚,是如此的沉寂,海风吹拂着两人的脸,吹动着他们的心,游轮虽华丽,却豪无欢愉,远处的城市灯红酒绿,霓虹闪烁,却也毫无生气。
肩上熟睡的人终于舒展开那紧皱的眉头,安详平静的脸上映照着月色,清秀俊俏的面容不经让身旁之人为之一颤。
雷狮凝视着他的脸,放心的笑了笑,眼中却参杂着留恋与不舍。
“安迷修,做个好梦”
风再一次的吻过熟睡之人的脸庞,再一次醒时,迎来的已是第二日的太阳,而身旁之人早已不在,也许化为清风,吹进了心中人的心里吧。
“雷狮?”
相同的场景,相同的动作,相同的人,却有着不相同的心情,也许多了一份豁然开朗。
摘下早已没电的帽子,一如既往的打开窗,熟悉的风却带着甜蜜的气息,也许有好事要发生吧。
-嘟嘟嘟-
[嗯?安迷修?]
“雷狮...我...”
[怎么不说话,你是不是想我了?]
“嗯…”
[...嗯...我也想你,别着急,出差还有两天,回来给你带小马玩偶]
“我不着急”
[我知道,回来后带你去新西兰坐游艇怎样?]
“不要,我晕船”
[那就带你去澳大利亚的赛马场去瞧瞧]
“嗯!!!”
“等下叫卡米尔定票,两天后来接你,乖,照顾好自己,别熬夜”
“知道了,雷狮...我,我爱你”
“嗯,我也爱你,安迷修”

雷安【囚禁play】下

试试走链接,评论去见。
文文发不了

呃……好像微博挂了,试试石墨

https://shimo.im/docs/g4ShPYIGyuoTEvuI/ 点击链接查看「雷安【囚禁play】」,或复制链接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

呃,原谅我,我知道卡肉不道德,但离主题还是太长了,就分了章,凑合着看吧,下一章更。

雷安【囚禁play】上

可乐加曼妥思的奇妙体验,刷B站时的脑洞...下章看车吧,虽然知道卡肉不道德...

某天
雷狮盘坐在石头上悠闲地刷着终端的头条,目光停留在了一篇被参赛者们冷漠的文章:
【可乐加曼妥思的奇妙体验】
“卡米尔,看看这个”
“大哥?”卡米尔望像雷狮
“你不觉得很有趣吗?”
如果用到那个傻X骑士身上会怎样?
“大哥喜欢就好”卡米尔没有深究,看着大哥上扬的嘴角,就知道打了什么主意.
雷狮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,扛起雷神之锤“走,去弄些好玩的来”
“嗯”

此时
“救命啊!!!”
话音刚落,一振清风袭来,少女睁开双眼,可怕的魔兽早已倒下,眼前的是一位握着冷热流的男人
“不用怕亲爱的小姐,在下双剑安迷修,请称我为‘最后的骑士’”
看着剖有绅士风度的安迷修,发烧的她差点忘了本来目的“谢..谢谢你救了我,作为回礼,我把自己亲手做的蛋糕给你,尝...尝吧”
安迷修挠挠头,‘都递过来了,总不能不接吧’不好意思的接过蛋糕“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”
看着安迷修笑着一口一口的吃着蛋糕,少女的心怦怦直跳,不知是激动还是慌张...
“对不起,安迷修”
“什么?”

突然
骑士倒了,

真想
公主的假象,

霸占
狮子的野心,

沉沦
骑士的坠落.


此刻
在命运的注视下,少女把昏迷的骑士放在了狮子的面前
“我...我做到了…可...可以放了我弟弟吧。”
“当然,我雷狮可不狮是言而无信的人,卡米尔”
望着身边毫无损伤的弟弟,少女松了口气,回头瞄了一眼躺着的人,拉着弟弟走远。她知道对不起他,但是要在活着与道德之间选一个,还是得选活着,她没有能力,能做的只有祈祷。
雷狮抱起沉睡的猎物,注视着他的睡颜,霸占的欲望驱使着他,好想,好像蹂躏他,操哭他,弄脏他,臣服。

“走”
“安迷修,你也有今天”

【凹凸】末问吾名

(四)
女孩看着那篝火,噼里啪啦,篝火的声音,不禁添了一丝丝的倦意。

又瞟了瞟了眼其他人,向雷狮问道“你就不问问我的一些事吗?”雷狮没有抬眼,她无奈的笑了笑,自己也知道吐露自己的讯息,并不是因为有所预谋,只是,太无聊了。

女孩继续说道“我其实不是这里的人,我是从另一个世界穿越来的.信吗?”话音刚落,雷狮几人似乎感了兴趣,纷纷把目光投向她,除了佩利在那愣愣的问“怎么了”

“我们的星球叫地球,我们的这儿很和谐”她笑着,眼里多了些骄傲“人们都过着幸福美满的生活,不需要自相残杀,更不用参加比赛去改变命运。”

这时,雷狮问了一个奇怪的问题“你的消失你家人不关心吗?”少女有些惊讶“雷狮,你竟然会对这个感兴趣,哈哈”但当感觉到雷狮要杀人样的视线时,又安静了下来“这是不可能的事啦。我爸我妈根本不相爱,他们结婚只因我爸的亲戚有点钱罢了。”

“当我十三岁的时候,妈妈因病逝世,只剩下我,我爸和一个九岁的弟弟。家里并不富裕,爸爸的亲戚就提意抚养一个,他们也挺封建,喜爱男孩,何况弟弟长的又像爸爸,就把弟弟带走了,留下我和七十多岁的的外婆一起生活,花的钱也是外婆的养老金。所以...”少女默默低下了头,眼神的朦胧又加重了几分。

“真是讽刺啊。”

雷狮勾起嘴角,侧卧的姿势俯视着她,少女愣了一下,苦笑一下,附和:“谁知道呢”

雷狮皱了皱眉头,带着不满的腔调“哼”的一声,转过身去,不知是睡了还是没睡,一点动静也没有。

“睡了吗?算了,看书去了”

许久,少女看了看周围,帕洛斯已倚在熟睡的佩利肩上睡了去,而卡米尔则是吃着他那最后一个草莓千层,接着,她又抬头望向星星,想着小时候的事……

“哈,的确如此”

第二天

“起床了!蠢猪!”雷狮用脚踢了踢睡像如猪的少女,但并不起效,反手就抱住了他的腿,差点儿,雷狮就摔了个锤子“WC”此时此刻,雷狮进行了高速的思考,“竟敢让本大爷差点儿在弟弟和团员面前丢丑,不可饶恕”只见他一脚踢开了少女,冷冷地盯着她。

“WC!!谁踢我!看我不!!雷狮!”惊讶地让她合不拢嘴,何况这雷神之锤还摆在她面前,即使伤不了她,也会被吓一跳“不什么呀?”看那“善良”的“微笑”她马上反应了过来“不...不能忘了今年请你们撸串,好了,时间不早了,佩利,撸串去!!!”拉着懵逼佩利风一样往食堂跑,“帕洛斯,帕利借我用一下,谢啦”不过其实是佩利扛着她跑,留下帕罗斯一人在风中凌乱“WC,发生了什么?”

雷狮望着早以没影的少女,浅笑到“有趣”

食堂

“我收回前一句话”雷狮黑着脸,瞪着眼前欠揍的两人:坏笑的少女和拿着冷热流(冰棍)的安迷修。




哈哈,上次说安迷修出场,的确出场啦(厚脸无耻的蹭标签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