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之崩坠(LS)

一言不合就开车的腐女大大,懒癌晚期~



当然,图片也不行👆🏼


最后的挣扎:
自己之前写的凹凸肉肉,评论区里百度云自取哦

《那年那屯迦勒底》万圣节篇

诶呀,本人第一次写FGO,咕哒和立香分别是我和室友联动
《那年那屯迦了底》还会出一些日常篇,番外篇之类的,但更新速度就不要期待了,毕竟都懒~
但要是有很多人喜欢的话,也许就会快一点吧,谢谢大家,废话有点多了,大家赶紧欣赏一下吧!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后➕“国服,我写万圣节的时候国服还没到.....万圣节过了好一阵子才来了活动.....无语”


最近的迦勒底热热闹闹的,监狱的活动刚过,又迎来了尼禄祭,再加上今天是万圣节,虽说人类恶的咕哒子并不怎么喜好节日,但每天忙碌、拼肝、累死累活的倒也不是不可以此借机放松一下。
『滚~我滚~我再滚~』
“master,起床啦,master,快起来呀!”嗯?缠绵于梦乡的咕哒子被这突然的叫声吵醒,慵慵懒懒地坐起睁开眼睛,映入眼帘的正是蝙蝠装的幼吉尔和巫女样子的玛修,“你们...?”
“睡得还好吗?前辈”咕哒子呆呆望着玛修,突然痴痴地笑了笑“嗯...嘿嘿~齐格飞的胸好大好棒哦,嘿嘿嘿~”担忧加鄙夷的目光使咕哒子很快意识到了自己说了什么,“呃…看来是master昨晚上吹空调了,脑子给冷风吹坏了”幼吉尔一旁无奈的摊手说到,“哈哈,抱歉啊,脑子抽了。”咕哒子尴尬的笑着,“前辈,赶紧洗漱一下,吃完早饭,一起帮忙准备万圣节要用的东西吧!”“哦~原来如此...糟糕!”没有玛修的提醒,还差点忘了,明明还是自己提的啊,咕哒子羞愧不已地下了床,洗漱一番后,跟着玛修和吉尔前往了食堂。
一路上,许多英灵都很有默契的准备着,讨论到底装扮什么才好,反正这忙碌的景象不禁使咕哒子尴尬至极“怎么能忘了呢,真是的。”“不必自责啦,前辈”玛修摸摸咕哒子的头以示安慰,正好碰到了搞笑又尴尬的一幕
“终于起床了吗,master”抬头一看。
“......”
“.....噗哈哈哈哈,什么鬼,黑猫麻麻?地狱三头犬狗子酱?哈哈!你们昨天明明还拒绝来着呢”看着眼前的不知所措的两人,咕哒不禁捧腹大笑起来,“呃…master不要笑啦”卫宫扶额,直径走向厨房,看到卫宫逃了,C狗一旁脸红的解释道,“哦~原来如此,那还真是谢谢你们的辛苦付出啦!”
这时,卫宫也端着美味的皮蛋粥出来,“哇~麻麻煮的饭真香!”“说了不要叫我麻麻”“好的,麻麻,没问题的,麻麻”“哈哈,麻麻,卫宫麻麻,哈哈每次听都好好笑啊”“彼此彼此,狗子酱哦~”刷的一下,又斗起来了,真是冤家路窄。虽说不是很乐意听到这种称呼,但看咕哒还是个十几岁的小丫头片子,好歹也是个英雄也不屑跟她计较,结果宠着宠着就改不了了。
咕哒随便找了个位坐着,卫宫他们也坐了过来,“前辈,有想好装扮成什么吗?”折腾了半天,咕哒还没装扮起来,“嗯…对吼,那我就扮个贞子吧,回头顺便报复一下医生。嘿嘿嘿”“前辈...”尴尬的目光对视,“不错的点子,master哟~”库丘林撑着下巴,笑眯眯地看着我,“狗子酱~别这样看我啦,小心我扑到你哦~”咕哒痴笑着,库丘林脸红的不好意思再坐下去,起身去给其他英灵帮忙了,卫宫麻麻也继续准备糖果去了,咕哒喝完最后一口粥一脸坏笑的想着,磨蹭这么久,也该去找找医生了。
“玛修,那你就先去忙吧,隔壁屯的丽香已在路上了,我先去医生那看看哈!”
“诶!好吧,前辈。”
交代完一切后,咕哒跑向医务室,拉起吃蛋糕吃一半的医生直奔达芬奇的奇幻鬼屋“医生,咱们去鬼屋浪吧,我们约好了的!”
“诶?欸!”一路狂奔过后,医生凌乱地看着眼前的鬼屋,手上的蛋糕都有点拿不住了,想必一定是后悔死了“等等,咕哒,我、我还没准备好呢!欸!别!”咕哒笑眯眯地硬拉着医生,不怀好意地推着医生走向深渊。
“救命啊!!!”
“哈哈哈哈哈哈!”
嗯?路过达芬奇鬼屋时,齐格飞不禁为里面的惨状感到无奈,默默地为医生祈祷,默哀。
折腾一番后,咕哒精神满满地拖着半死不活的医生走了出来,碰巧遇到想要寻找master的幼吉尔“?master!欸?医生,你还好吧?”小吉尔望着咕哒“没事,就是晕了而已。找我有什么事吗,小吉尔?”咕哒俯身问道“哦哦,对了,玛修大姐姐叫我告诉你,隔壁屯的立香大姐姐也已经到了哟,我们也赶紧行动起来吧!”咕哒摸了摸小吉尔的头“好嘞,走!去串门吧!”咕哝着把贞子服披上了,拎着篮子,牵着汪酱的狗子,和小吉尔愉悦地来到了隔壁屯。
『叮咚』
“?哈哈~原来是隔壁屯的小姑凉啊,今天来串门吧。”
望着眼前开门的L狗,咕哒不紧不慢地拿出小板凳,踩在上面,一脸得意洋洋地叫到:“杂修,还不上交你的糖果!如此不敬,是想要接受王之捣乱吗?!”一脸黑线,L狗感到有点头疼,自己家的立香就算了,难道隔壁屯的咕哒也被金皮卡的王之中二洗脑了?“唉呀,开玩笑的啦。吉尔,我学得像不像?”咕哒撤回椅子,低头问着小吉尔“不错哦,这口气挺像长大的我哦!”“那就好”走进房间,就看见正在打着游戏的闪闪,和正在制作魔鬼料理的清姬,菜名『造孽的蜘蛛』以此处置那只把master吓的半死的蜘蛛...“好惨…”
跟狗子酱们聊了一会天,跟闪闪玩了会儿游戏,又跟莎士比亚唠了会儿嗑,不一会儿就到了半夜“嗯~回去吧,拜拜喽,下次再来哦~狗子酱们,我会想你们的!”就这样,咕哒子就呆着满篮子的糖回到了迦勒底。
结果,正巧碰到了喝的烂醉的立香,在咕哒氪金换来四五星的欧派安慰团中哭诉着自己的悲剧,咕哒笑意满满地走向丽香,蹲下来安慰到“没关系的啦,抽不到迦迦,下次再努力吧,反正你还有我呢,我们都很非~嗯…为何差别如此之大呢?毕竟你家的那几位还挺耀眼的啊…”说完,咕哒拿起旁边的米酒就饮了一大口
“啊啦~master,你回来了?”“嗯,麻烦你们照顾一下吧”交代完后,一个人偷偷地溜进了医务室,屋内漆黑一团,辗转反侧,被白天吓到的医生怎么也无法入眠,突然,似乎感觉旁边有什么东西在耳边呼气,转身摸摸,“?!”这是!咕哒偷笑着,赶紧抓着医生的身体鬼叫着,“啊啊啊啊啊—!!!”一声惨叫过后,咕哒起身把灯打开,开来医生是吓的不轻,全身发抖,豆大的泪珠,吸吸嗦嗦的,委屈的像个孩子。糟了,把医生惹哭了,咕哒想着对策“呃,那个,医生啊”医生气愤地转过身去,不理咕哒,一颤一颤的身子还在不停的抽泣着“我不是故意的,谁叫你上次说我笨蛋呢,我这不是怕你偏心不爱我了吗~”“就算我平时很温柔,(抽泣)那也不代表我、(抽泣)我不会生气啊!”“呃,好了,对不起了啦”咕哒连忙表现出祈求的样子“别生我气啦~医生,听你讲一个晚上的魔法梅丽怎么样”看来似乎是奏效了,医生哭红的眼睛上还带点质疑,“真的?”
“真的!”咕哒一脸认真地应到,起身拿了些餐巾纸给医生擦了擦脸,擤了擤鼻涕,高兴地听着医生津津乐道的讲着。
『第二天』
听了医生一晚上的魔法梅丽的神奇故事,咕哒顶着黑眼圈,艰难地走向大厅,如同丢了魂一样,这可真得是...然后被看到的玛修和卫宫训了一顿,当然医生也免不了被告诫一番。这时,不夜城的caster也走了过来,叫咕哒子去看看她那如死尸的朋友。
看着眼前的景象,本来哈哈哈大笑的咕哒却已经没有力气再笑了,她拉起那昨晚喝的烂醉如泥、不省人事的立香,努力的拖着,送她回家。
开门又是那惊讶的一瞬,两个不成样子的少女:一位黑眼圈严重,另一位则如死尸……
“祝你好运,朋友。”
咕哒回了回头,清姬会怎要料理她心爱的master呢?简直是不敢想象呀~


@加州清辉 
🌝

【雷安】风

https://shimo.im/docs/yf0D9yr5XT4X1BDV/ 点击链接查看「灵感来源」,或复制链接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

文笔渣,见谅。
现代occ,雷安。
点子来自自己上课时随手的涂鸦和任务内容,想了解的可以看上面的图片链接🔗
正文👇🏼

窗外小雨沙沙,秋风瑟瑟。
平时来来往往的小巷,没了喧声,倒也清静。
趴在桌子上打盹的人缩了缩,但单薄的衣服还是抵不住寒气,终究是醒了。
“3点了...”
安迷修缓缓撑起睡久后酸痛的背,慵懒的伸了伸懒腰,揉了揉朦胧的眼睛,起身关上了窗。
迷迷糊糊地走向洗手间,洗了把脸清醒清醒,顺便添些衣服。
窗子屏蔽了雨声,清冷的房间再一次回归原样。安迷修习惯性地扫了扫房间,视线落在了那张单调简易又不起眼的广告上
『Fantasy Making Machine』
“能行的吗?每天写文章也怪无聊的,买买看吧”安迷修嘀咕着,按着上面的方法下了订单。
放下手机,又回到桌前,埋头写作。
“果然,一个人还是很无聊啊,雷狮”
雨还在下,安迷修瞟了眼手机「12:00」
“快了吧”
话音刚落,门铃声就响起,果不其然,是他定的货“不错,挺准时的呢”
签下收货单,安迷修就迫不及待地拆开了包装,却似被泼了杯水,拔凉拔凉的。
『外形像个帽子,还配一张说明书。』
“这...好奇怪的帽子,还配个眼镜!真的有效吗?”
虽然带着怀疑,但还是戴了上去
“按着说明书上说,带上去之后,闭眼躺下就可以了”
“这是?系统的操作指引吗?”
【玩家您后,本产品是由零之崩坠公司研发,是本公司的首创产品......请按照以下步骤,想象自己所想的事情,点击锁定即可,如若中途关闭,充电即可,请勿担心,系统将自动存档保存,感谢您的信任,愿您留下美好的回忆,唤起心中的美好。】
看完介绍后,安迷修顿了顿,“想什么好呢…那就骑马吧,之前还没怎么骑呢。”思索一顿之后,安迷修期待的按下了确认锁定,一番奇遇也就就此展开。
随着眼前一黑,再次睁眼间,眼前的一切景象都变得是如此真实,就连呼吸也是如此的自如。
一望无际的草原上几匹骏马奔腾着,风一般的从草原上扫过,悠扬的清风徐徐而来,吹起了安迷修的头发,更吹进了他的心里,奔腾的声音在耳际回荡,马的嘶叫在心中回味,豪迈的情景深深的刻在脑海里,不仅回想起小时候爷爷带着他一起骑着马驰骋在草原中,再骑次马可是他一直以来的梦想啊。
向远处望去,还有一些正在悠然着吃草的马,安迷修兴奋地跑了过去,“要是雷狮在的话...就?!”话尤未尽,突然,某个声音直直的把安迷修心中的火焰浇灭了,
“造孽啊!”回头一看,这这这!看来安迷修美好幻想又一次的被打破了“你,你怎么来了!雷狮!”
【呦~我怎么不能来了,安迷修?】
看这霸气又邪媚的笑容,豪爽有磁性的声音,一身华丽又高贵的西装,这气势安迷修简直鸡皮疙瘩都起来了。
「啧啧,雷氏集团的二少爷果然名不虚传。」
但安迷修左思右想总觉得蹊跷,『不应该啊,我没想他啊?难道出故障了?骗钱的玩意儿...算了,就这么着吧,反正我要骑马』
“死党,你来干嘛?别妨碍我,我要骑马”安迷修不爽的皱了皱眉头。
“骑什么马呀,骑的屁股疼,走,带你去坐游轮,看夜景去”话音刚落,场景变化,雷狮就勾着还愣在原地的安迷修到了码头。
远处,伴着一声鸣笛,一艘庞大的游轮划过海面,停靠在码头边。
“...呃.雷狮,我只是想骑个马,你不用这么大.费.周.章吧,而且我还...”
安迷修望着眼前这个庞然大物,无语的看着雷狮,然并卵。
“费什么话啊”笑眯眯的眼神还是让人无法抗拒,终究是被拖上了船,根本不顾安迷修的推辞。
没闹腾多久,头晕的安迷修就难受的把头埋双手间,趴在栏杆上,雷狮瞧他那样,询问道“安迷修,你是不是...晕船?”
“嗯”虚弱的回应着,雷狮看着不经心痛,“你怎么不早说!”安迷修吃力的解释道“你没给我机会”扶着安迷修坐到椅子上,轻轻的将他的头偏向自己的肩上。“雷狮,我”安迷修刚想起来,却又被雷狮搂着,无法动弹“别说话,靠在我身上睡一会就好”无力抗拒,安迷修倚在雷狮肩上,闭眼休息。
夜晚,是如此的沉寂,海风吹拂着两人的脸,吹动着他们的心,游轮虽华丽,却豪无欢愉,远处的城市灯红酒绿,霓虹闪烁,却也毫无生气。
肩上熟睡的人终于舒展开那紧皱的眉头,安详平静的脸上映照着月色,清秀俊俏的面容不经让身旁之人为之一颤。
雷狮凝视着他的脸,放心的笑了笑,眼中却参杂着留恋与不舍。
“安迷修,做个好梦”
风再一次的吻过熟睡之人的脸庞,再一次醒时,迎来的已是第二日的太阳,而身旁之人早已不在,也许化为清风,吹进了心中人的心里吧。
“雷狮?”
相同的场景,相同的动作,相同的人,却有着不相同的心情,也许多了一份豁然开朗。
摘下早已没电的帽子,一如既往的打开窗,熟悉的风却带着甜蜜的气息,也许有好事要发生吧。
-嘟嘟嘟-
[嗯?安迷修?]
“雷狮...我...”
[怎么不说话,你是不是想我了?]
“嗯…”
[...嗯...我也想你,别着急,出差还有两天,回来给你带小马玩偶]
“我不着急”
[我知道,回来后带你去新西兰坐游艇怎样?]
“不要,我晕船”
[那就带你去澳大利亚的赛马场去瞧瞧]
“嗯!!!”
“等下叫卡米尔定票,两天后来接你,乖,照顾好自己,别熬夜”
“知道了,雷狮...我,我爱你”
“嗯,我也爱你,安迷修”

嗯……哪一个颜色更好看呢?
(假装自己的字很好)

折翼天使(下)看不了的话就加QQ吧

唉……为什么我写的评论不见了?!出 bug?......好烦
唉……大家如果实在看不了的话就加我QQ吧:
QQ:16921169
永久有效,如果提出好友申请的话就到lofter吱我一声就行了,怕我不晓得。😓😑

上个文章的链接,怕你们不小的我在说什么:

http://lingzhibengzhui.lofter.com/post/1f2135d1_ee986507

折翼天使(下)

接上一章所留的车,番外结尾略微(黑丹)
总感觉主任公被我写成了一个还算温柔的“痴汉”.......
OK开车吧
哦,对了,文章走链接,看评论区哦
明明上上次照片车审核通过,为啥这次就不行呐?难道是太hentai 了?呃……

【all丹】折翼天使(上)

前提提要:
第一人称视角
少对话
病娇属性
occ设
丹尼尔受👇🏼OK开始

『主人公是一位裁判长丹尼尔大人的迷粉,在丹尼尔的一次救赎下,迷上了他,强烈的占有欲催使着他成为了第一,得到了丹尼尔。在于丹尼尔共处的日子中,不断吞噬着占有着丹尼尔的一切,身上的伤疤是爱和占有的证明。』

那一年,我遇见了他:

他,是凹凸大赛的裁判长,温文尔雅,气质非凡。

他,披着稍长的银色柔发,金色的瞳目仿佛能参透人心,磁音魅语好似勾人弦丝。

他,如同圣洁的天使,是我心目中的光辉,点亮我的人生。

他,是属于我的,只属于我一个人的天使。

虽然每次只是仰望着他,注视着他的笑,但也心满意足了。

那一年,我背负着族人们希望,来到凹凸大赛,却收到族人被灭之事感到迷茫,恐惧悲愤让我不知所措,但,他,圣洁的光辉,大天使裁判长丹尼尔大人,给了我希望,给了我勇气,给了我成为第一的理由:

我,要得到他!我,要成为第一!

皇天不负有心人,经历过种种磨难,不复各种手段,我,终于成为了第一!

我站立在最高颁奖台上,在创世神和他的面前,我,激动的说出了我唯一的愿望!

"我,我的愿望是得到裁判长丹尼尔大人!"

他们的眼神中闪现出了诧异,不过很快又恢复平静,我,终于如愿以尝。

到达住处,一路上兴喜的内心还是无法平静,我,第一次静距离的看着他,他依旧挂着和蔼阳光的笑脸。我,有些忐忑不安,实在担心什么呢?

我呼了口气,安抚下砰砰直跳的心,大胆的拉住了他的手,他也没有反抗,只是静静地随着我拉他,简直不敢相信,我竟然拉了他的手!

来到床边,我,让他和我一起坐。我们没多说什么,只是静静的看着彼此。他那晶莹透彻的瞳孔中倒映着我的野心,我知道那是如此的不洁,但那不也是我所祈求的吗?

我,撩了撩他那挡眼的刘海,微颤的手轻抚着他那细滑白稚的脸庞,慢慢的延伸到锁骨,越过红樱,抚上紧致微凸的胸膛。

我顿了顿手上的动作,抬头看向他的脸,白稚的脸染上淡淡红晕,眼神似乎有所飘离,我压抑着强烈的欲望注看着他,表明了深埋已久的心

“我,我喜欢你,丹尼尔大人,成为我唯一的天使好不好?”

他,不语,笑着摸了摸我的头,以表同意。

我,焦迫的心终于可以松了一口气,安心地吻了吻他喉骨上的疤

“夜色已深,晚安,我美丽又尊贵的天使”

下一章开车
下章见😁

给自己做个小头像,勿取,谢了🤗